包头市
小程序&&公众号
资讯首页 二手资讯 商业动态 人物专访 国内楼市 优惠活动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 新房资讯 本地楼市 租房资讯 楼市焦点 政策法规

有料原创|石家庄乐城的反目、反水、反击与反省

2020-05-25 18:30:36 点击 评论

点击播放 收听语音

一起来做聪明人,欢迎关注杨涛有料。

最近不断有网友询问石家庄国际贸易城的事,说是前两年购买了那里的商铺,结果五证不全,连个正式的合同都签不了,今年到了承诺返租的时候啦,更一个子儿都见不到。

我看业主们在网上也组织了各种维权的群,不光是石家庄的,全国各地的都有。

据了解,国际贸易城现已建成6个场馆,其中2号馆和6号馆能正常营业,入驻商户约4000家,但是,只有1号馆是五证齐全的,剩下5个场馆的商铺虽然卖得七七八八,都没有预售证。

外地人可能理解不了,当年卖得那么火的项目居然没有证!本地人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了,神经大条得不行。

甚至在2016年1月国际贸易城项目因违法占用耕地被国*土*部挂牌督办,2016年9月又处理了一批相关责任人后,2017年依然成为石家庄炙手可热的商业地产投资项目。

为什么会这样呢?

原因有三点。

第一,项目的名字很大气。

本地人把石家庄称为国际庄,那种跨越式赶超、运动式暴富的心理状态跃然纸上。国际贸易城的名字恰恰就暗合了这种强烈的心理诉求,太高端啦,太有面儿啦!

第二,项目的概念很劲爆。

国际贸易城2014年6月开始建设施工的时候并不太引人注目,后来随着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提出,项目被赋予了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历史使命,想低调也不行啦,实力不允许呀!

膨胀到没边儿的时候,朋友圈里疯传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先生都在国际贸易城买了栋楼。即便开发商都辟谣说没这回事,中介们可不管那个,说你有,你就有!

第三,不得不说石家庄的民风淳朴,老百姓特别可爱。

像国际贸易城这种总投资才800亿的项目真不算啥。2015年曾经有一位杨姓开发商说,自己手握2万亿订单,在俄罗斯、刚果(金)等国都有大项目。

2万亿什么概念?

从当年来看,这位开发商手里的订单价值相当于3.6个石家庄全市的国民生产总值。

鼓舞得石家庄人民热血沸腾,纷纷解囊入股。

还有一位叫李纪宾的,初中文化,邢台人,把名字改为李家诚后,自称有博士学位,在石家庄居然也混成了金融大咖,管理着5只基金,规模达40亿。

至于其它的P2P、非法集资、商业诈骗之类的,在石家庄都有着良好的群众基础。

综合以上三个方面,像国际贸易城这种首付只要15万起,售后返租就不用你管了,号称是一铺养三代、财富代代传的大项目,在石家庄没有不火的道理。

不过从去年开始,房地产行业全面降温,越来越多的投资人也冷静了下来,不能办证、不能贷款、不能抵押、不能脱手变现、不能按时返租的商铺,这不就是个坑吗?

大家纷纷要求退铺还钱。

我看今年4月17号长安区住*建*局在河北省网络问政平台上的回复是:已通知开发商尽快办理退房,我局只能督促协调,没有强制执行权;关于退房属于合同纠纷,建议协商或诉讼。

紧接着4月22号市正辅办公室也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回复了最新的解决措施:一是督促贸易城加快办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的换签工作;二是督促贸易城针对业主提出的合理诉求尽快调查解决;三是督促贸易城成立一个解决销售遗留问题的专门办公室接待业主,由集团总裁指定专人负责。

当然,有关“督促”这个词的含义,住*建*局已经解释过了,只能督促协调,不能强制执行。

为什么不能强制执行呢?

这里面的事太多、太滥、太复杂。

下面我们就说说国际贸易城的开发商——石家庄乐城创意公司,它经历过的股东反目、合作反水、上诉反击,还有留给投资人们的自我反省。

先说股东反目。

石家庄乐城创意共有三个股东,其中占股50%的大股东是河南省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

这个开封兰尉公司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去年3月借了恒丰银行北京分行32个亿还不上了。

因为石家庄乐城对大股东的这笔借款做过担保,所以北京市中院判令石家庄乐城对这32个亿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如果开封兰尉将所持有的石家庄乐城50%的股权折价出售,或者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补偿给恒丰银行。

去年年底,先是石家庄乐城的董事长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追逃了,随后国际贸易城爆发两派势力的械斗,据说就是开封的大股东带人过来夺权啦。

说完了大股东,再说二股东和三股东。

石家庄乐城的二股东是石家庄融创贵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占股30%;三股东是浙江乐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占股20%。

我们可以这么理解,石家庄乐城是浙江乐城的亲儿子,具体负责国际贸易城项目的运作,但是浙江乐城只占20%的小股;开封兰尉和融创贵和是主要的出资方,占大股,但是不管经营。

2018年8月,石家庄乐城曾向二股东融创贵和借款18亿7000万,到期无法足额偿还。于是三股东浙江乐城就为自己的亲儿子石家庄乐城做担保,说都是自己人,也都是为了项目,再宽限一段时间吧。

结果剩下的12亿5000多万到期还是没还上。

随即,二股东融创贵将三股东浙江乐城告上法庭。

2019年7月,石家庄市中院判令浙江乐城向融创贵和履行还本付息义务。

各位瞧瞧,大股东要来夺权,二股东要三股东赔钱,董事长还涉嫌犯罪跑路了,石家庄乐城内部的混乱状况可见一斑。

说完了股东反目,再说合作反水。

这里面涉及到的事情就更是千头万绪了,有强拆、有离间、有腐败、有暗斗,还有明目张胆地耍流氓。时间有限,咱们只说重点。

2015年10月,石家庄乐城跟东兆通村委会签订了《西兆通镇东兆通村城中村改造项目合作开发协议书》,并提前支付了1000万的补偿费用。

按照先建后拆的原则,石家庄乐城就去跑办手续了,并想在东兆通村旧址的范围之外再多要点地,用于回迁房的建设。

后来村里的干部说,你这办事磨磨唧唧的,耽误我们拆迁啦,以前签的那份协议不算数,我们另外再找别的开发商合作。

根据《中国房地产报》的报道,2017年4月,东兆通村前村主任温某军、村副主任高某把改造项目转给了石家庄宝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而宝居地产是2016年12月刚成立的,没有做过任何房地产业务,其实际控制人闫某系前村主任温某军的表弟。

乐城当然不服气呀,说当初咱们也没有规定跑办手续的期限呀,你现在一句办事太慢就把之前的协议撕毁了,我投入了那么多人力、物力、财力,还有时间,合着全是给你表弟准备的。

后来西兆通镇出面调解,也不知双方是怎么谈的,反正会议纪要上显示,如果宝居地产能一下拿出10个亿拍到镇财政账户上,这活儿就交给宝居地产干啦,而乐城居然也同意了。

结果宝居地产真的拿出了10个亿,乐城傻啦。后来才知道,宝居地产引入绿地集团合作开发。

2018年1月,东兆通村把石家庄乐城告上法庭,要求解除双方的《合作开发协议书》。

这其中有个很有意思的小细节。石家庄乐城要求在市中院审理此案,而东兆通村要求在长安区法院审理此案,最终依据诉讼管辖,这个案子还是在长安区法院审理了。

不出意外,就因为那份在西兆通镇签署的会议纪要,石家庄乐城输了官司,《合作开发协议书》被判解除。

这就是合作方的反水。紧接着,石家庄乐城还要反击,向市中院提起上诉。

你猜怎么着?

2019年10月,市中院撤销了长安区法院的相关民事判决,说你仅凭一份会议纪要就解除了协议书于法无据,发回重审。

重审的情况还没有披露,咱们拭目以待吧。

最后说说在国际贸易城这件事情上,投资者们应该反省的一些问题。

第一就是老生常谈啦,五证不全的房子有风险。

一般来讲,根据收益与风险对等的原则,甲方承诺给你的收益有多高,你需要承担的风险就有多大。哪怕信息不对等,很多内幕你并不清楚,只要记住这个原则,你心里起码大概能有个数。

这几十万豁出去不要啦,就赌甲方最终真能办证,真能返租,也可以。

你要说这几十万的损失我承担不了,那就别去赌。

第二,钱是自己的,自己要为投资负责。

不能光看新闻、听报道,哪怕是官方媒体都跑出来站台,他们是挣广告费的,真的、假的不能说不重要,很多时候他们也搞不清楚。

第三,根据律师的意见,各位投资人如果退铺不成功,还是要尽快提起诉讼的。

因为你买的是五证不全的地产项目,根本无法证明那商铺就是你的,如果不走诉讼的话,那商铺的所有权就还是开发商的,你连个债权人都算不上。

一旦大股东要求拍卖石家庄乐城50%的股权,所得价款优先补偿给恒丰银行;二股东要求石家庄乐城偿还12亿5000多万的本金及利息;三股东肯定是拿不出钱来啦。

你作为一个购买了无证商铺的投资者,还不算债权人,不是说法律不保护你,而是根据法律规定,人家吃饭的时候根本用不着叫你。

关注微信公众号杨涛有料,下期不见不散。

转载说明:本文转自《杨涛有料》,有任何问题,请联系作者删除。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